步步驚心 第九十八章後記 (二)

第九十八章
胤禛舉步跟上,胤祥看著臉色青白的允禵道:「你若真把若曦當朋友,就不要再和皇兄爭吵了,特別是當著她的面,她這一輩子的左右為難,痛苦一直都是為八哥,為你們。如今人已去,還要讓她難過嗎?」允禵默了一會,微一頷首,胤祥輕拍了下他的肩膀,轉身快步追胤禛而去。

  閱讀更多 »

步步驚心 第九十七章後記 (一)

第九十七章
雍正二年五月

胤禛讀到「……馬爾泰氏戴紅蓋入府……」蹙了蹙眉,立即就想揉了手中的密件,耐著性子看下去,讀到「……馬爾泰氏只稱嫡福晉完顏氏為『嫡福晉』,不肯呼『姐姐』,不顧規矩,提早退席而去,甩下一席不滿的福晉……」胤禛眉頭舒展,眼睛裡不禁帶了一絲笑意。第九十七章
雍正二年五月

胤禛讀到「……馬爾泰氏戴紅蓋入府……」蹙了蹙眉,立即就想揉了手中的密件,耐著性子看下去,讀到「……馬爾泰氏只稱嫡福晉完顏氏為『嫡福晉』,不肯呼『姐姐』,不顧規矩,提早退席而去,甩下一席不滿的福晉……」胤禛眉頭舒展,眼睛裡不禁帶了一絲笑意。

  閱讀更多 »

步步驚心 第九十六章

第九十六章
又仔細看了一遍,封好,在信封上寫道:「皇上親啟」。

巧慧和沉香忙把我扶上床躺好,我閉眼吩咐道:「請十四爺過來。」話音未落,十四掀簾而進,巧慧和沉香忙退出。

  閱讀更多 »

步步驚心 第九十五章

第九十五章
聲音漸去漸低,一個翻身昏睡過去。我站起走到榻旁,十四眼角濕潤,不知是酒漬或淚痕。拿絹子替他拭淨,脫了靴子,蓋好棉被,十四嘴裡喃喃道:「皇阿瑪,為什麼?我做錯什麼了嗎?……」

我緊緊握著手絹,低聲對十四道:「對不起!」轉身對正在收拾酒具的巧慧低聲道:「夜已深,就這麼歇了吧!這些明日再弄。」

  閱讀更多 »

步步驚心 第九十四章

第九十四章
「小姐,別練了!又不去考狀元,寫那麼好字干嗎?出來看沉香和我踢毽子。」巧慧在門外嚷道。我道:「就來,你先玩吧!」

看看自己的字,再看看臨摹的字帖,無奈歎道:「難得精髓,不過是個貌似。」這些字帖都是以前央胤禛書寫的,以後絕不能再有了,發了會呆,搖頭一笑,將字帖仔細收好。又把自個練好的字放到一旁的大箱中,不過兩三個月的功夫已經堆了一小垛。

  閱讀更多 »

步步驚心 第九十三章

第九十三章
巧慧不知從哪裡翻出來一個大紅蓋頭給我。我笑道:「這是做什麼?」巧慧嗔道:「做什麼?除了做新娘子還能做什麼?」我還給她道:「我們也算是被轟出紫禁城的,如今不過求一襲安身之地。就你我兩人共外頭幾個護送的侍衛,十四爺又在半幽禁中,何必多次一舉?」巧慧怒道:「這可是小姐的大日子,怎麼連蓋頭都能沒有?」

  閱讀更多 »

步步驚心 第九十二章

第九十二章
幾天後,胤禛仍舊無動靜。十三來看我時,我問他:「皇上究竟想怎樣?」十三歎道:「我也不知道。畢竟這是讓他把自己的女人拱手送人,皇兄怎麼受得了?」說完復歎著氣離去。

何太醫每日都會來依例診脈。

  閱讀更多 »

步步驚心 第九十一章

第九十一章
呆呆的倚著車廂,我聽見自己的聲音仿佛從很遠很遠的地方漂過來,空空的,沒一絲生氣,「我們都沒錯,那究竟是誰錯了?」十三靜默很久道:「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馬車緩緩停下,高無庸扶我下車。

  閱讀更多 »

步步驚心 第九十章

第九十章
十三看得眼花繚亂,「你怎麼能出宮?」我未等他答話,已經進了轎子,「一,轎子夠大,坐兩人無問題。二,若真被人查問,我身上有皇上玉牌,以前也出過宮,再加上皇上最寵愛的弟弟十三爺在旁,蒙混一下那些侍衛絕無問題。」

  閱讀更多 »

步步驚心 第八十九章

第八十九章
睡睡醒醒,醒醒睡睡,一切影象都好似是夢。待心中漸漸清醒明白,恐懼霎時又起,猛然睜開眼睛叫道:「巧慧!」身旁立即有人答道:「奴婢在!」我心中松了口氣。

巧慧喜道:「小姐真醒了。」我看著巧慧憔悴不堪的面容道:「苦了你了。」巧慧話未出,淚先掉,急急擦去眼淚道:「巧慧鑄成大錯,萬死都不足抵償。只不過放心不下小姐,不然早就該去和夫人、主子請罪了。」

  閱讀更多 »

步步驚心 第八十八章

第八十八章
高無庸來了三四次問我要回音,巧慧每次都幫我敷衍著說:「還未想好,再給幾日。」他一走,巧慧就苦口婆心的勸,從孩子講到我阿瑪,講到我已去世的額娘,最後哭著把姐姐又搬了出來。我只能答應她我會仔細看的。過後卻總是抗拒,拖著不肯看,心裡總覺得這個封號就是意味著從此後我要永遠和這個紫禁城拴在一起。雖然知道這是必然,可心裡卻總是抗拒。

  閱讀更多 »

步步驚心 第八十七章

第八十七章
在巧慧精心照顧下,精神雖還不濟,身體卻好了很多。承歡笑說要為我彈奏一曲新近練好的曲子,難得她肯靜下心來學箏,又是為了讓我開心,不願掃她的興,點頭應好。她拖了我去廳堂,進去時十三正負手立於窗邊,怔怔出神,眉梢眼角全是相思,唇角的淡淡笑意滿是疲倦。站在屋中最明亮處的他,卻渾身上下散發著無可言喻的孤寂冷清,似乎陽光到了他身邊都自動回避。

  閱讀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