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中奇緣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心中實在難受,也顧不上其他,對著月亮一聲長嚎。剎那間,長安城內一片聲勢驚人的狗叫雞鳴,原本漆黑的屋子,都一個個透出燈火來,人語聲紛紛響起。

我忙靜悄悄地快速離開作案現場,一面跑,一面不禁露了一絲笑。人總應該學會苦中作樂,生活本身沒什麼樂事的時候,更應該自己去刻意製造些快樂。

  閱讀更多 »

風中奇緣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幾日過去,霍去病都未出現,紅姑和心硯幾個丫頭都不明白發生了何事。紅姑試探地問了我幾次,我卻一個字都不肯說,氣氛逐漸變得凝重起來,人人都話說得越來越少,說話的聲音越來越低。彼此影響,到最後丫頭們相見時,索性都用眼色對話,你拋我一個飛眼,我向你眨眨眼睛,你再回我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一來一回,意蘊豐富。我是看不懂她們在說什麼,不知道她們是如何懂得對方的意思的。

  閱讀更多 »

風中奇緣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因為我在養病,霍去病為了多陪我,就很少回府,幾乎日日都逗留在我這邊。我們兩個人都小心翼翼地迴避著一些東西,盡量多給彼此一點快樂,而把不快藏了起來。似乎他唯一需要擔心的事情就是我如何養好病,而病的原因我們都忘記了,至少都裝作忘記了。

在榻上靜臥了半個多月,新年到時,終於可以自如活動。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感覺整個臉圓了一圈,我用手從下巴往上掬著自己的臉,果然肥嘟嘟,「本來為新年做的裙子要穿不了了。」

  閱讀更多 »

風中奇緣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年僅二十歲的霍去病,在長安城炙手可熱,似乎跟著他,就意味著榮華富貴、錦繡前程、封侯拜將。

霍去病行事越發張狂,鋒芒迫人,朝中諸人態度不一,羨的、厭的、恨的、妒的、巴結的、疏遠的……且不論王侯貴臣,無一人敢當面直逆霍去病的鋒芒。

  閱讀更多 »

風中奇緣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我已在下方跪了一個時辰,李妍仍舊一言未說。我思量著,如此僵持,終究不是辦法,磕了個頭,「娘娘,不知道召見民女究竟所為何事?」

李妍臉上的冷意忽地散去,竟然頗有哀淒之色,「金玉,怎麼會這樣的?聽人告知此事,我怎麼都不敢相信。你中意的不是石舫的孟九嗎?你答應過我的,可你現在居然和霍去病在一起,你真的要嫁她嗎?」

  閱讀更多 »

風中奇緣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我不和你一塊進城,我自己先走。」

霍去病想了一瞬,「也好,進城時免不了一番紛擾,我還要先進宮見皇上。你是回落玉坊嗎?」

我歎口氣,「不回落玉坊還能去哪裡?肯定要被紅姑罵死。」

霍去病笑得幸災樂禍,「本就是你的錯,罵罵也應該。不過你若還想耳根清淨幾日,不妨直接去我府上,陳叔自會安頓好你,以後我的家才是你的家,長安城裡怎麼可能只有一個落玉坊可去?」

  閱讀更多 »

風中奇緣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在想什麼?」霍去病柔聲問,我收回目光,放下馬車簾,回頭一笑,「有些捨不得狼兄。」霍去病握住我的手道:「這次能從祁連山中活著出來,的確要多謝狼兄,可我看你是更不想回長安。」我眉頭蹙著沒有說話。

  閱讀更多 »

風中奇緣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霍去病「啊」了一聲,「匈奴的單于?」

我點點頭,霍去病沉默了一會後,猛然大笑起來,「今日真是痛快,竟然贏了匈奴的單于,不過現在卻只能落荒而逃了。」

  閱讀更多 »

風中奇緣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我和霍去病在前而行,狼兄和雪狼尾隨在後,小公主時而跑到前面追一會兒蝴蝶,時而跑到我的腳邊讓我抱她一下,又或者學著父母的樣子,矜持優雅地慢步而行。

經過兩日多的相處,雪狼對霍去病的戒備少了很多,只要我在時,她就不再阻止霍去病接觸小公主。

  閱讀更多 »

風中奇緣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再睜開眼睛時,發現自己躺在霍去病的懷中。

漆黑夜色,茫茫大漠,只聽得馬蹄隆隆。我望著天空中稀疏黯淡的兩三點星光,心中一片空落。頑皮的小淘,時常弄壞東西的小淘,總喜歡氣我的小淘;溫順的小謙,處處照顧著小淘的小謙……

  閱讀更多 »

風中奇緣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大軍休息兩日後準備出發,霍去病與公孫敖商議好從左右兩側進攻匈奴,相互呼應,李廣將軍所率的一萬騎兵隨後策應西征大軍,確保萬無一失。

青黑的天空,無一顆星星,只有一鉤殘月掛在天角。清冷的大地上,只有馬蹄踩踏聲。無數鎧甲發著寒光。向前看是煙塵滾滾,向後看依舊是煙塵滾滾,我心中莫名地有些不安。

  閱讀更多 »

風中奇緣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李誠一副沒精打采的樣子,嘴裡不停地嘟囔著:「怎麼軍隊說走就走?我一覺醒來營地居然就空了。」

我看他實在無心教我騎馬,就自己一個人琢磨著練習。這次不那麼心急,慢慢和馬兒磨合著來,慢慢跑著,倒是一跤未摔。遛了一上午,李誠仍然一臉難過地坐在地上發呆。

  閱讀更多 »